《凤凰卫视》:摩洛哥努奥光热电站采访报道
时间:2018-02-28 字体:[ ]

摩洛哥努奥发电场总装机规模为510兆瓦,其中一期已投入运营。二期和三期项目由电建集团所属山东电建三公司与西班牙SENER公司组成联合体EPC总承包,这也是中国企业首次走向海外光热发电EPC市场。2018年 1月,二期项目并网成功。在建的三期项目计划于2018年3月完工。《凤凰卫视》近期采访了项目建设者。

周和军:这个吸收塔高度一共是248米,它的热源来自于太阳岛。太阳岛就是我们左侧这部分,在工作状态下,根据杨光从早晨到下午太阳的轨迹,然后把所有的热源会集中,照射到塔顶的一个吸收器,整个项目四周是一个沙漠,相当于中间我们在一个平原地区,可以说是借助于天时地利人和。

旁白:这里是位于摩洛哥南部撒哈拉沙漠的瓦尔扎扎特市,距摩洛哥最大城市卡萨布兰卡和第三大城市马拉喀什分别只有420公里和200公里的距离,考虑到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光照条件,2013年,作为摩洛哥国家新能源计划重要部分的努奥一期项目,在此动工,如今,二三期工程也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中。建成后,努奥光热电站将成为世界上装机容量最大的太阳能电站。

李立大使:无论是从它的体量,还是从它的技术水平,包括它的坑是发电、槽式发电,它的技术应该是在当今世界上都还是名列前茅的,所以这样的一个电站的建设,对摩洛哥来讲,他是一个标志性的意义。

旁白:摩洛哥地处非洲大陆西北角,扼守地中海,入大西洋门户,拥有广阔的沙漠地带和长达1700公里的海岸线,但是摩洛哥传统能源石油、天然气极为缺乏,对外能源依赖率长期超过90%,能源短缺成为制约其发展的一大瓶颈。传统能源缺乏却为摩洛哥发展新能源创造了机遇和独特优势。

赵广建:到了夏天,室外直射温度基本到50度,很少的降雨和其他天气。另外呢,本身开发价值并不高的土地非常的多,导致他在摩洛哥光热电站上具有非常强大的优势。

旁白:摩洛哥政府决心将重心放在新能源的发展上,2009年,摩洛哥国王在瓦尔扎扎特提出“到2020年把可再生能源占电力总装机容量的比例,提高到42%”。将来,摩洛哥的清洁能源不仅能够满足国内经济发展需要,还有剩余出口法国、西班牙等欧洲市场。

努奥二三期项目总投资20亿美元,由摩洛哥太阳能管理局、沙特水电公司和一家西班牙公司共同出资建设。

赵广建:它的主要资金来源是来自于世界银行的贷款,基于各方按比例出资,然后对项目占有不同的股份,然后这个项目在商业运行以后按照股份收益进行分红。

李立大使:在这个项目里有摩洛哥的参加、有沙特的参加、有西班牙的参加也有中国的参加,那么这样的一个开放包容的,这样的一个态度,实际上是摩洛哥在推动新能源发展过程中取得成功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也就是说它愿意兼容并蓄,希望学习更多的经验,最终达到既解决自己的能源需要···

旁白:塔内的熔盐被加热至300度进行发电,设计的单日发电量为15万千瓦。

周和军:每一个镜子是由54块组成,6行9列。整一个镜子的面积是大约170平方。没有能源消耗,零排放,所有的系统都是封闭的,油是封闭的,盐是封闭的,气也是,另外你所看到的是作为空冷岛,空冷就保证了对水的消耗非常小就,每天的发电容量是20万千瓦。

旁白:光塔高248米,是全球目前现有光塔的最高高度,外观非常普通,类似一个常规电站的烟囱,实际上内有乾坤,包含了熔盐系统的管道、配电室、控制中心等。

周和军:相当于把我们常规电站一个水平布置的机务、电器、热工这三个专业的水平布置改为了垂直布置。

旁白:努奥二三期项目工程量大、工期短、施工难度高,为满足用工需要,中国企业大量招募当地工人。高峰时期,现场工人达到7500名。

拉比里·扎卡里亚:我的中国经理,他教了我大约六个月,让我学到关于机械结构工程的几乎一切知识,以及锅炉动力部门和公司机械服务的各方面知识。

布兹阿纳·拉奇德:我们和来自中国和摩洛哥的分包商探讨,各个国家的人都在此工作。有印度人、西班牙人等等。

旁白:与西方国家相比,中国光热发电起步较晚,中国公司缺少建设光热电站的经验,曾因此与合作伙伴出现了分歧。

赵广建:仅管道管线就超过了69公里,管道最初到达了一米六的直径。所有有管道的地方就会有土建的基础,而土建的基础整个现场有4500个支墩, 每个基础的施工都要进行,开挖、检验、铺设钢基,每一个基础都要进行4次以上的反复的验收。

旁白:为了加快进度,促进合作,中国企业改变了工作方式。

赵广建:主动地配合,主动地给它提供更多的帮助和支持,主动地给它提供服务,你越给他提供更多的工作、更多的服务,他在工作中对你更多地依赖,你才能学到更多的东西,我们现在一直在准备一个课题,就是让你再干一次努奥你会怎么干,

李立大使:我们怎么去进入这个领域,怎么在这个领域和其他的国际合作伙伴去进行更好的合作,我觉得这个永远是我们中国企业走出来所面临的挑战。

旁白:近年来,中国的光热产业发展迅速,国内已经建成多个光热发电试验装置和试验工程,光热发电成为新兴产业。

赵广建:我们国内现在还处在一个10万、5万这么一个起步的阶段。他就是多做试验,还没有大面积地进行一个投产。

旁白:在于西班牙技术公司的合作中个,中国企业得以全方位接触与学习西方公司的先进技术,努奥二期计划2018年1月完工,三期也计划在2018年3月投入运营,整个努奥项目将为摩洛哥提供近50%的电力供应,超过100万家的家庭将用上清洁能源。

张梦:摩洛哥政府是计划应该是在2020年能够达到两吉瓦的清洁能源,我们这个项目只是他这个计划的其中的一小部分,装机送电之后它还是要进到国家的电网,然后由国家去分配。

旁白:在电站后续管理上,中国公司将于西班牙公司合作,成立一家运营公司,在一段时间内负责电站的后期运营,这种参与长期运营甚至投资的模式是中国企业业务的未来发展方向,它将增加各个环节的利益回报。

张梦:森纳跟三公司会参与一个三年期间的,应该叫试运营阶段,在这个三期的试运营阶段,我们必须要保证我们建好的热电站能够达到他的预期发电量,在完成这个任务之后,我们再把这个电站全权移交给他的最终的业主,之后就由这个最终的业主来经营他和运营他。

旁白:从建设施工承包,逐渐掌握新能源设计核心技术,再到参与运营,中国企业不再满足于简单的承建方角色,而是希望通过参与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建立长期深度的合作

赵广建:逐渐地在往前延伸,也就是说我们还要参与融资,然后同时小比例投资,来带动EPC,正是因为你参与了融资,所以你可以锁定这个项目,会给公司带来长期的一个利润回报。另外向后延伸,就是我们还要保证这个电站大约20年、10年的运行和维护。

旁白:目前,努奥项目大部分材料还依赖进口,在当地作业的中国企业,希望在拓展自身技术实力的同时,能够带动更多的中国企业走向光热市场,通过发挥各方不同的优势,中国企业、西方公司和摩洛哥正努力实现在能源合作中共赢的局面。

李立大使:对于摩洛哥来讲,他应该是通过这样的合作,他的基础设施得到了加强、得到了发展,对于我们来讲,实际上通过和摩洛哥在能源领域的合作,带出了我们的标准,实现了我们的突破,同时我们的企业在经济上也有所收益。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