筚路蓝缕勘探梦
来源:西北院 作者:西北院 时间:2018-01-04 字体:[ ]

这里没有路,横亘着连绵起伏挺拔险峻的峡谷;

这里没有人烟,出没着行踪诡秘的珍禽野兽;

这里人迹罕至,流传着茶马古道千年的坚持与梦想;

这里是中国的水塔,是勘探人圆梦水电事业的一片热土,也是西北院项目经理孔存平为之奋斗的地方。

 

在横断山脉的高山峡谷,在滇、川、藏“大三角”地带的丛林草莽之中,绵延盘旋着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而又神秘的文化传播古道——“茶马古道”。在这条古道上,文章的主人公却在频频拉开筑梦水电事业的序幕,也在演绎别样的风雨人生。

生命边缘苦行僧 矢志磨砺在水电

勘探项目的不易就让他这么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也许是面对辛酸往事,他不忍言辞,也许是重担在肩,他无暇观照自身,也许是逆境的磨砺已经让他超越了苦难。我们似乎很难发现他显赫的功绩与过人的本领,所从事的工作多是水电建设前期缺乏科技含量而又艰难的勘探项目,筑桥、修路、勘探施工成为他们这一代西北水电人日复一日的繁重劳动,随着项目地点的变化,他们恰似“愚公”带着笨重的勘探设备和物资不断转战,面对困惑与不解,他们听话、照做,伴随着公司从大西北走进大西南,从黄河、长江到三江源头都留下了他们跋涉的足迹。面对艰难险阻,挫折考验,他们越干越有信心,越干越有底气。正是有了这么一批坚定执着的勘探人,水电公司才有了根,有了魂,才有了前进的动力和源泉。

1995年至1998年,孔存平担任机长,负责宝珠寺水电站主廊道深孔帷幕灌浆、超细水泥灌浆和深孔监测工作,为及时了解钻进偏斜情况,以便作出相应措施,他和机组成员集思广益,利用汽车内胎、铁桶、鱼线等自制浮漂式测斜仪,采用套管偏心纠斜法施工工艺,不仅使钻进方向和斜度控制在有效范围,而且保证了施工质量和进度,降低了成本,机组奖励5万元,得到宝珠寺电管局的肯定。1996-1997连续两年被评为院先进生产工作者,并荣获1997年度“工人明星”。然而,在一次次机构调整,主辅分离过程中,和他一样吃苦耐劳,踏实能干的勘探人大都被安排在西北水电公司,面对困惑与不公,很多人选择转岗或者自谋职业,而他则是哪批坚持下来,与公司荣辱与共,正视残酷现实的勘探者之一,他们以毫不畏惧的勇气选择坚守,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开疆拓土,捍卫公司的尊严,证明自身的价值。

1998年至2000年,孔存平负责陕西宁强天生桥水电站深孔帷幕灌浆、汉中洋县卡房水电站倒垂孔施工。2000年至2004年负责白龙江次瓦、尼傲加尕、麒麟寺、汉坪嘴等水电站的前期勘探施工。2005年元旦期间,他带领施工人员要完成四川甘孜州九龙河溪固、铁厂河、沙坪、偏桥等坝址的前期勘探任务,其中,水上陆地钻孔合计3685米,平硐500米,工期紧,战线长,相距百余公里,为了按工期完成勘探任务,他实行单孔奖励机制,既调动了大家的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也保证了春节期间全体施工人员能够回家团聚,而且按期保质保量完成了生产任务。

2006年春节期间,孔存平带领施工人员一个半月内完成苗家坝水电站水上陆地钻孔1200余米。同年3月至6月,完成白龙江流域迭部县、舟曲县、武都县前期勘测任务,完成勘探工作量8510余米,几个勘探点相隔两百多公里,经常从这个工地运材料到另一个工地,解决工地急需的设备和物资,协调地方政府与村民配合施工。随后,为了按期完成九龙河溪固水电站下达的勘探任务,他和工友吃住都在现场帐篷里,协调工地事宜,分析生产状况,掌握生产动态,三个月内全面完成水上陆地钻孔3276米,平硐500米,坑槽2000方。

辗转西南勇担当 功夫不负有心人

作为项目经理,面对困难,他不等不靠,主动解决施工难题;作为党员,面对挑战,他身先士卒,率先垂范。

2006年9月孔存平进入金沙江巴塘水电站,当地情况复杂,他一边与地方政府各部门协调,一边安排紧张有序的施工。为了在来年汛期前完成水上钻孔,他带领施工人员在零下十几度的水上进行勘探作业。春节期间,施工现场发生不明人员抢机械设备及油料事件,他主动上报情况,多方协调,请求当地政府解决阻工难题。2007年孔存平负责金川和巴塘两个项目的勘探施工,他主动带头,厉行节约,反对浪费,在各项工作中精打细算,严格把关,完成水上陆地钻孔7100米,平硐3350米,坑槽8450方,竖井450米。

2008年正在阿坝州金川水电站紧张施工时,发生5·12汶川大地震,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他一方面积极组织生产自救,另一方面为了让施工中的水上钻孔完成,配合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的旁压实验顺利进行,还要给现场每一位施工人员做工作,最终完成金川水电站水上陆地勘探2535米。6月中旬,他带领施工人员进入茂县柳坪水电站,使因地震影响停工的引水隧洞复工,恢复引水隧洞的回填固结灌浆正常施工。

随着公司业务的拓展,2009年3月孔存平带队进入玉门瓜州进行风电勘察,先后完成北大桥风电场、玉门镇桥湾风电场勘探施工29000余米。2010年,负责金川二级水电站前期勘探施工任务,完成水上陆地勘探1800米。期间接受中国水电顾问集团、业主国电大渡河投资公司为期三天的安全大检查,得到了集团、业主的一致好评。同年,7月进入西藏同卡水电站,组织人员机械设备进场施工。2011年3月10日起,连续几天降雪,唯一一条通往同卡工地的简易公路被一米多厚的积雪掩埋,对外交通全部中断,工地职工的生活受到严重威胁,又因任务紧、工作重,新增人员和设备被迫停滞昌都。为了解决工地职工生产、生活困难,项目经理孔存平带队几次探路,但由于积雪太厚,里程较长(十多公里),经过几次努力,都无功而返。对此,他一方面及时向西南分公司报告工地受灾情况,一方面求助当地政府及八宿县交通局等各部门援助,当地政府接到灾情后,立刻派出机械设备与救援人员经过三天三夜连续奋战,终于打通了这条通往同卡工地的生命线,使工地职工生活得到了保障,同时第二批进驻人员也可顺利到达工地,确保了职工生产、生活的正常进行。2013年4月西北院设计部门要了解同卡水电站下坝址两岸及河床的地质资料,为了配合院地质专业解决因火工材料而影响工程进度问题,孔存平带领机组开展斜孔造孔工艺研究,代替前期过河平硐作业而进行两岸对穿孔施工。当时工地上仅有垂直向下钻进的设备,没有打斜孔的钻机,工期紧,采购、搬运根本来不及,他和机组用方木把钻机支起来扳斜钻进,一个月完成220.5米、210.2米的两个钻孔,不仅满足了地质要求,节约了成本,而且提高了工作效率,得到设计、地质部门的称赞。2013年12月圆满完成同卡预可研阶段勘探任务,平硐8246米、水上陆地钻孔12460米。

从2014年起,孔存平主要负责西藏地区前期规划任务,勘探施工难度更大,任务更艰巨。为了保证按期完成任务,他及时组织项目管理人员,针对问题认真研究,制订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施工方案。通过与协作队伍签订工期奖罚协议,保证节点工期计划;针对深厚覆盖层,传统地质岩心钻机劳动强度大,钻孔取芯质量不理想的情况,引进植物胶钻进取心技术工艺;将远处的空压机搬运安装至洞口,提高风钻转速,加快打孔速度;洞内采用先进的布孔技术,提高爆破效率;项目部加大监管力度,每个工作面由专人负责,保证施工质量。通过有效执行专项施工技术方案,按期完成了任务,满足了地质专业的要求。

自1991年参加工作至今,孔存平一直扎根在勘探项目一线,吃苦耐劳,工作成绩突出,所获奖项、荣誉难以计数,这是对他工作能力和综合素质的肯定,也是对他辛勤耕耘和努力付出的嘉奖。

风雨同行勘探路 铁汉柔情诉衷肠

要想了解一个人,莫过于与其同行,这样你才能走进他的内心。

2015年4月1日,有缘与陕西工人报记者走进孔存平负责的西藏某勘探项目,接应上我们,了解到我们此行的目的,他便去安排次日进入勘探作业点的准备事宜。由于旅途劳顿,晚上陆续有三四波当地藏民敲门、称重、搬运岩芯箱等勘探物资,我们竟浑然不觉。次日早上7点醒来,孔存平经理早已打理好行装,让我们带上必备的物品,轻装上阵,匆匆吃过早点,我们各自带上随身携带的装备、干粮等物品向勘探作业点进发。

常年穿梭于深山峡谷,行走于悬崖峭壁间的孔存平已然成了一位出色的探险家。刚开始体力充沛,我们走得很是轻松,路上遇见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总是问这问那,他不时给我们答疑解惑,满足我们的好奇心。山路十八弯,我们沿着左右岸不到1米见方的“骡马大道”迂回前行,连续过了两三个吊桥,都有些疲惫,刚想坐下来休息,就被孔经理一把拦下:这一带是有名的蚂蝗山,到处都是嗜血如命的蚂蟥,很多驴友因包裹不严,皮肤裸露,都在这里遭过罪。说着他便将手探进路边的草丛,还没等我回过神,手上便吸附着三个细长的软体虫子,黑乎乎的蠕动着,异常渗人。他说不用怕,这就是蚂蝗,喜欢植被茂密,阴暗潮湿的环境,身体滑溜溜,两头都有吸盘,有人畜经过就会搭上来吸血,很难甩掉,吃饱了会膨胀好几倍。一旦被蚂蝗吸附最好不要生拉硬拽,蚂蝗害怕的是火和盐,一般烫一下,或者撒点盐就会蜷缩身体掉下来。我说那还不赶紧把它弄下来,他笑了笑,皮厚着呢,得它嘬一阵子的,不慌不忙地从侧兜里拿出了点盐巴洒在手上,我这才留意到他哪双粗大厚实而又布满老茧的手。他鼓励我们坚持一会儿,在前面向阳干燥的地方休息。他见随行记者年事已高,满头大汗,步履蹒跚,便一路背着他的行李继续行进,峡谷中许多地段的山崖仿若刀劈斧砍一般直立陡峭,隔江对峙,兀然耸立。随处可见大面积的塌方体以及被冲垮的简易吊桥,有的地方压根就已经没有了路,行至险要处就得小心翼翼,手脚并用。沿途穿过5座吊桥,难以计数的塌方路段,30多公里的山路我们徒步走了整整一天,到达勘探作业点已经是下午6点,一路上我们领略了峡谷的雄秀险峻,也领教了勘探之路的步履维艰。由于旁边是湍急的江水,周围又没有开阔地段,营地就建在鹰嘴崖下方,利用3000米水管引山缝间的泉水至营地水桶中,解决日常生活用水,吃住只能挤在一起,除了部分补给外,大部分都要自力更生。

连日的相处使我们对勘探项目有了真切的感知,这种风餐露宿、苦行僧般的生活确实少见。面对原始莽林,一切都得从零开始,开山修路、架设吊运线、安营扎寨、购买生产生活物资,组织机械设备进场,负重二三十公斤的物资徒步数十公里,没有正常的饭点和休息时间,有时回到住处已是凌晨两三点;在途中不时遭遇暴风、冰雹、雨雪等恶劣天气,塌方、泥石流,交通中断、陷车、生活物资匮乏、野生动物袭击、伤病等各种困难,生活单调枯燥,同行的记者不禁问孔经理这么多年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他笑了笑:“苦中作乐”呗,在工作中寻找乐趣,对生活抱有希望,想想孩子和家人。但当谈及孩子和家人,这个铁汉和所有我遇到过的勘探人一样都陷入了沉默,这似乎是他们心底共通的隐痛,不愿过多提及。

当我问他这么多急难险重的勘探任务都是怎样完成的?几乎每年都受到公司表彰,有什么秘诀?他笑着说,哪有什么秘诀?一路上你们也看到赶牲口,负重比我们还多的马帮,我们得向他们学习,学习他们勇于冒险,勤勉亲和,讲信用,守信誉,锲而不舍的精神,几乎每一个水电站都有他们的一份功劳,他们才是这一条条骡马谷道的高原勇士,跟茶马古道上的马帮相比,我们算不了什么。虽然现在勘探工作环境、工作条件和专业设备已有所改善,但在这两岸都是悬崖峭壁的峡谷中,再好的设备都难以到达作业点,还得发扬马帮脚踏实地,敢于吃苦,艰苦奋斗的作风。西藏项目语言不通,交流困难,高寒缺氧,交通不便,危险源多,环境恶劣,多待一天,便多了一分成本和不确定因素,工期是取得效益的关键,必须要精打细算,控制好成本,充分利用好时间,统筹兼顾,减少误工,想方设法,保质保量,确保工期。

作为一名长期奋战在施工一线的项目经理,他经验丰富、沉着冷静、坚韧不拔,是个多面手,身上透着川人吃苦耐劳的本色。将有必死之心,士无贪生之意。他也深知身教重于言传的道理,和工友吃住在一起,苦活累活,他抢先干,劈柴、烧水、看家护院、跑腿、攀岩……他样样在行,每一个人都看在眼里,也都愿意跟着他干,打心眼里敬佩他。

 

整日穿梭于深山峡谷的水电勘探人,是行走在生命边缘的苦行僧,他们身处绝地险境,常人难以想象;他们长年累月坚守野外作业,常人无法体会。孔存平和所有勘探队员的坚守,源于每一个水电勘探项目的艰苦历练和多年来对水电行业的不灭情怀,更源于西北水电人所肩负的责任与使命,他们是水电行业的前哨,是坚守在深山峡谷的高原勇士,是多年来西北水电公司发展的一个缩影。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勘探者艰苦卓绝的努力所迸发的胆识和刚毅,是西北水电人共同的财富与记忆。

2017年7月,孔存平从西藏奔赴青海引大济湟项目,又开始了他在新业务领域的征程,如果要用一首歌来形容他,没有比刘欢的《在路上》更贴切的了。

那一天

我不得已上路

为不安分的心

为自尊的生存

为自我的证明

路上的辛酸已融进我的眼睛

心灵的困境已化作我的坚定

在路上……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