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风采】管控出效益 亮剑凯德隆
来源:水电八局 作者:李文晴 郝 颖 时间:2018-01-03 字体:[ ]

沙捞越州地域广袤,西面临海,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州,有着750公里的海岸线。在这里,有一个不起眼的边陲小城叫民都鲁。

说它不起眼,是相对于中国发展迅速的繁华城镇。其实,它拥有沙捞越州的第二大港口,并且因为凯德隆火电厂的建设,驻扎了一支中国水电八局的队伍。

凯德隆项目是在原电厂基础上,扩建新增的一个新的联合循环电站。项目建成后,将最大程度地利用当地的燃气资源发电,提升当地的经济发展。

有人说:建设一个工程,造福一方百姓,也是赢得一场“战役”。没错,前不久,水电八局凯德隆项目部,刚刚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再征马来 迎难而上

凯德隆项目是工程局继康诺桥火电项目后的第二个联合循环燃气电站,其团队的核心成员大都来自于原康诺桥项目,配合默契,干劲十足。凯德隆签订的是EPC固定总价合同,与传统的单价合同、成本加酬金合同、固定价格加激励合同相比,风险与责任更大。10%的质保金、8个罚款节点、延长的质保期等等一系列严格的合同条件,项目执行可谓如履薄冰。而且,业主聘请专业律师对合同版本进行修改,删减了大部分的索赔点,更是几乎断绝了项目索赔的后路。

但是,工程局“提质增效”的工作要求不能变,立下的 “把质量搞上去、把效益拿回来”的军令状不能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虽然条件严苛,但在工程实施过程中,工程变更和索赔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从一开始便将合同变更索赔编在了自己的作战计划里,并在日常训练中不断强化,刻意培养全体人员的敏锐嗅觉,时刻保持警觉。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2017年3月份的时候,机会来了!

当时,海洋勘探工作已经全面展开。但是勘探报告初步结果显示实际海洋地质较差,与投标时业主招标文件中提供的海洋勘探报告资料差距较大,导致原海上施工方案可能无法实施。4月6日,在正式地勘报告还未出来之前,项目部即用初步的地勘资料以正式信函告知业主海洋地质条件与业主提供的相关资料不符,可能会对项目执行产生不利影响。同时,经项目部与设计院讨论,决定新增加6个海洋勘探孔来进一步验证地质情况。5月1日,新增6个勘探孔的报告显示,地质情况与前期9个孔的勘探结果一致:海洋地质情况较投标时差异较大。因此,项目部于5月2日再次以正式信函向业主提交海洋地质差异的详细对比分析报告。业主刚开始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并提出我方的地勘点与业主投标时提供的地勘点位置没有完全相对应,对报告的真实性提出质疑。因此,要求再多加9个点,并且业主亲自派人参与。

由于凯德隆项目的海事工程地处南中国海,风高浪急,每年只有5-9月份可以进行海事施工,一旦错过这个施工窗口期,项目工期就要多延误一年。面对业主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战术,项目部一方面继续以正式信函函告业主,如果再不尽快确定此索赔,则项目工期有可能拖的更多;另外一方面,立刻组织地勘按照业主要求进行地勘,以便业主彻底死心。

同时考虑到为使业主尽早做出决定,项目按照计划在6月底开始了循环水泵房的开挖工作,并在会议上告之业主,将在开挖后按照计划进行下一步垫层浇筑等后续工序,如果返工的话,将对工期与成本造成更大的影响,最终迫使业主在7月中旬给出了整个循环水系统暂停建设的停工令。

业主在重重压力之下,并考虑到原有老电厂机组(Unit 9)已运行较长时间,循环水系统存在一些问题,且业主拟建2号机组。考虑到工期以及成本,业主主动提出希望将原有Unit 9,在建的Block1 (Unit 10, Unit 11) 和拟建的Block 2 (Unit 12, Unit 13)三台机组的循环水系统合建,来冲抵此次索赔的不利影响。也可以说,项目部提出的海上不良地质的索赔客观上加速了业主做出扩建2号机的重大决定。

项目部当即决定由合同办组成先头部队,抢抓战机,全力收集证据。

抱团出击 首战告捷

取证工作从国内开始。项目部迅速组织设计院,重新设计三台机组合建的初步设计图纸,由合作单位根据新的设计图纸制定施工方案,施工工期等。设备物资办积极组织各设备厂家到长沙开会面谈,要求根据设计院的提资重新报价。最后由合同办汇总资料,根据业主的信函指示提报变更所需资料,并于2017年7月27日报送正式变更信函。紧接着,2017年8月上旬,项目部安排设计院派设计人员汇同合同、技术赶赴马来西亚古晋SEB总部,当面解答业主在设计方面以及报价方面的疑惑。

在经过激烈的辩论后,项目部带着业主提出疑问回来了。为什么非要改变管道材质?依据是什么?为了回答业主的问题,项目部立马组织人员在沙捞越寻找海上打桩公司,在经过调查后得知当地海上打桩基本都是用拖船上面安装陆上的打桩机来进行的,设备较为简陋。同时海上施工的材料预制管桩要求较长,全马超过18米的桩基施工机器仅为三台。全面收集资料后,为让业主无可非议,项目部还是选取了公司要求他们进行了报价,可他们的报价居然超过我们原有方案的三倍。于是,项目部又组织设计院和合作单位重新按照打桩的方案进行设计和编排施工计划,最终结合当地的气候条件和施工条件、设备,得出结论:如若打桩需要5年才能完成海上施工,远远超过业主的预期值。因此该方案从价格和工期上就达不到业主的要求。另外,项目部经过仔细的调研,发现国内目前无法生产口径如此之大(直径2.5米)的HDPE实壁管道,直径为2.5米的HDPE实壁管全球仅有两家管道产商可以生产,经过比对,最终选定了挪威的一家管道公司,经过几轮谈判,确定了管道的初步报价和运输方案。为了尽快说服业主接受新方案,项目部部特意搬来河海大学的专家教授作为“奇兵”,委托河海大学开展“对在淤泥层中直接铺设特大口径HDPE实壁管道方案”的可行性研究,研究结果表明管道在淤泥地质里面的沉降在可控范围内,不需要打桩,因此此方案可行。河海大学研究团队将研究结果向业主进行了详细讲解。2017年9月,到古晋与业主最终协商技术方案,经过多次会议的解释和澄清后,最终成功说服业主将原有管道材质由GRP(玻璃钢管)更换为HDPE(高密度聚氯乙烯管)。

这是一次协同作战的胜利。合同办作为尖兵,直接与业主正面交手,双方在谈判桌上你来我往,拼到精疲力竭。而在项目部后方,其他部门则不断搜集证据、积极举证,将这些弹药及时地输送给前线,保证火力不掉线。

最终,业主只好摇起了“白旗”,以正式信函要求我部暂时停止目前正在执行的1号机的循环水泵房和海上管道施工以及相关循环水系统设备的设计、采购工作。此次的暂停令已经客观上说明业主接受了海上地质较差这个索赔。

业主最终于10月24日正式签发3台循环水泵房合建的变更,在这次“战斗”中,凯德隆项目部以最小的代价,收获了一场至关重要的胜利。且不说为整个“战役”赢得了工期延长12个月的额外时间,还争取到了一笔为数不菲的变更款,几近原合同总额的一半。

咬定青山 步步为“赢”

捷报一到,项目部上上下下欢呼雀跃,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当中。人人都为所取得的成绩感到骄傲不已,都对整个项目光明的前景坚信不疑。但大家都清楚,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因为未来只会更加艰苦卓绝,非更周密的计划不足以应对未知的风险。果然,距离首战告捷仅过数周,凯德隆项目部又迎来了两场“硬仗”。

关于上文述说的循环水系统海洋地质情况差异索赔,业主虽然承认这个索赔事实,却对我方的金额充满怀疑,需要提供更加充分的证据。项目部随即组织设计院、合作单位以及管道供应商进行讨论解决方案。

这一战的“战场”转移到了我方与管道供应商,原本艰苦卓绝,项目部也早已做好了拉锯战的准备。但天顾我也,战斗正酣之时,转机出现了:业主公司副总裁为挪威人,在得知我方确定管道公司是挪威公司后,主动要求去挪威HDPE管道厂家考察,实则就是摸摸底。经过考察后,业主对管道很满意,综合考虑到我方提供的优化方案、拖不起的工期,业主终于同意了管道的报价。紧接着,又经过多次报价的斗智斗勇,业主最终于2017年11月14日正式批复循环水系统海洋地质情况差异索赔,索赔金额基本达到项目预期目标。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项目部全员又投入了紧张的战斗。由于上文所提及的业主要在目前1号机的边上扩建2号机,因此原9号机的循环水取水管线需要移位,因此又是一个不小的变更,项目部以最快速度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业主也于12月初正式批复此变更。

而说起凯德隆火电项目部这支“海外兵团”打得最漂亮的一仗,要数二号机扩建变更了。

一号机组开工后在进度、质量、安全等各方面管理工作上都得到了业主的认可,业主决定在正在建设的一号机组旁边扩建一台套相同的机组——Block2,主要设备配置为1台套GT26燃气轮发电机组,1台余热锅炉,1台套汽轮发电机组,设计机组净出力为413MW。因此业主有意与联营体进行直接议标,经过中水与GE内部的数论洽谈以及后续与业主的数轮谈判,最终于2017年12月14日收到业主下发的正式中标通知书,中水负责除GE工作职责(燃气轮发电机组,余热锅炉和汽轮发电机组等动力岛设备以及DCS的供货)以外EPC整个合同的所有工作。

截止目前,项目1号机工期延长为44个月,2号机虽然只有30个月工期,但是有6个月的施工准备期;包括本年度已经批复的变更索赔以及2号机合同金额,凯德隆项目本年度新增的变更索赔金额达到了原合同金额的1.3倍。并且后续因为延长12个月工期而发生的影响还在继续,因为延期而导致现场额外发生的设备保管费和保函延期费索赔也已经上报,并且与业主谈判达成了初步的共识,正式的变更会在明年签发,预计还有近千万人民币的费用补偿。

在这场“提质增效”的“战役”中,凯德隆团队拿出了“亮剑”之果敢精神和决心,主动出战。面对艰苦的环境,苛刻的条件,全体成员咬紧牙关,嚼碎抱怨和牢骚,把消极负面的情绪化为了积极前进的力量,最终斩获了累累战果。

未来,还有数年工期,还有十几个变更潜伏在凯德隆火电项目兵团前行的路上,随时都有可能爆发规模不等的“遭遇战”。我们不是先知,不能确切知道这些战斗何时到来,在何地爆发,我们只知道,哪怕它一场接着一场地蜂拥而至,从各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阻挠我们行军的脚步,我们也有随时能“开火”的武器、从不放松警惕的士兵、永远不会断流的信心。

我们随时准备着,亮剑!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