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东起:能过去的困难都不叫困难
来源:电建市政公司 作者:陈绵方 时间:2018-01-03 字体:[ ]

冬月,坐在办公室正午灿烂的阳光里,我见到了《御风长歌》文集中《初心不变》一文的作者,现任电建市政公司坦桑尼亚多多马公路和市政项目经理的张东起,可能是因为文章中有照片的缘故,像是似曾相识一般,我们很轻松愉快地聊了起来。

张东起穿着平整的西装,古铜肤色,没有到黝黑的程度,“现在白了很多了,在国外的时候特别黑,我一晒就变得很黑。”张东起嘿嘿地笑了笑,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个曾经经历过多次疟疾,又遭受误诊等疼痛的“国外战士”。

2017年8月,张东起跟着新闻中心宣传片摄制组回到曾经工作的坦桑尼亚117公路,他像个孩子一样异常兴奋,很有成就感,激动地向摄制组同事介绍公路的概况,“看到117公路,就像看到自己细心呵护的孩子长大的感觉一样,没有付出哪能品尝到收获的喜悦。”已过不惑之年的张东起感叹道。

干一事成一事

卡塔尔的热,远远超出人的想象,“潮湿、高温、闷热”这样的字眼已经不足以形容它的热。

GTC606供水管线工程是卡塔尔国家战略管线项目之一,是国家重点工程。项目内容包括总长度76公里的直径160厘米的球墨铸铁管线。业主要求近乎苛刻,每个细节都有精确的数据要求;工期特别紧张;现场施工战线长,施工点多;地下设施非常多……面对这么多挡在面前的困难,项目员工并没有退缩。

2015年8月,张东起来到公司卡塔尔GTC606供水管线项目,担任副经理兼支部书记。

那个时候项目正处于施工高峰期,施工面多,机械设备多,70多公里的供水管线项目,张东起每天上午、下午都会沿着负责的施工面巡查一圈,全身都是汗水,袜子都能挤出水来。

在工作中非常有原则的张东起严格要求项目人员遵守作息时间,因为卡塔尔国家规定,从6月到9月,上午11点到下午2点不允许施工,因此项目实行黑白两班轮流倒制度。第一班队伍从早上4点,天还未亮出发去现场,这是一天最凉快的时候;下午3点开始到7点;第二班队伍则从7点一直工作到早上4点。

“这样安排也是没有办法,工程进度不能耽误,延误工期就会出现合同风险。”张东起很认真地解释道。

三个施工经理,晚上轮流值夜班,“干项目都这样,手机24小时开着,现场有事打电话的话,哪怕是半夜也要去。”

那时的卡塔尔市场,由于引入西方管理模式,和卡塔尔的社会运行体系及项目管理体系不能有机结合,造成了卡塔尔建筑市场呈现出合同条件苛刻、程序繁琐、要求严格、效率低下等特点,再加上业主强势,更使得所有承包商苦不堪言、折戟沉沙。

面对如此严苛的外部压力和“蒸箱”一般的气候环境,没有坚定的工作原则怎么能保质保量完成工作任务?怎么能做好一个70多人的项目施工管理?

地下供水管线项目普遍都会面临地下设施复杂的困难。在GTC606项目管道安装中,施工人员碰到了一个“可以跑汽车”的地下箱涵,足足有60多米宽,20多米深。

面对这个“大家伙”,下穿管道无法解决排水问题,只能采取上穿管道的安装方式,当时已有十几年施工经验的张东起,冷静地安排组织施工,严抓施工安全和质量,不放松进度控制,成功地完成了大箱涵施工作业。

在两年多的施工过程中,卡塔尔GTC606项目每个月的环境、安全和质量综合评分在十多个在建管线和水池项目评比中,始终名列前茅,来自多个国家的咨询工程师给予一致好评。

在卡塔尔完成如此成功的项目,与项目上每一位员工付出的努力分不开,张东起作为现场施工经理,把控现场施工大局,领导专业施工队伍,都与他的个人魅力和坚持原则分不开。

“我工作起来非常严肃,但平常生活中我交的朋友也特别多,生活要和工作区分开。工作跟打仗一样,和过年串亲戚不一样,干项目每天都是一个节点,完不成就得往后拖,虽然团队中每个人的工作能力不一样,但我会帮完不成工作任务的人分析原因……”从刚开始聊天一直笑呵呵地张东起,说起自己的工作原则来,像换了个人一样,严肃地有点令人生畏。

能过去的困难都不叫困难

卡塔尔GTC606项目,已经不是张东起第一次担任现场施工经理了。2011年,在肯尼亚基苏木公路项目,张东起就开始负责起现场施工管理了。

基苏木公路是一条市政道路,施工内容包括加宽沥青道路和修复沿线各种基础设施,包括人行道、自行车道、车行道、排水系统、道路照明系统、交通信号和道路标线等、沿线穿路建筑物和桥梁等。

从2011年10月初,项目就开始进行营地建设工作,刚开始大家住在闷热的集装箱里,克服了缺水断电、蚊虫叮咬等等困难,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完成了营地建设工作。

张东起曾工作的坦桑尼亚117公路,是一条主要经过原始森林的公路,但基苏木公路主要穿过基苏木市区,显现出新的问题——拆迁工作任务重、施工过程车流量大,施工安全管理困难。

要想保证安全文明施工,没有周密的提前计划,是不可能赶上施工进度的。张东起做事很有规划,他组织大家,在开工初期制定了详尽的拆迁计划、交通导流方案及安全生产管理相关制度,施工进度才得以平稳推进。

基苏木公路有个大概一公里左右的地段,要穿过一个大菜市场,菜市场对着就是一个汽车站,人流量可想而知。除了修建这个地方的道路,项目施工包括建设一个道路转盘。

想起来就很棘手,一公里的路,平常一个星期左右就可以干完,这个地方干了两三个月。“施工采取人机合力开挖、半幅施工的形式,工期、成本都在成倍增长。”张东起解释道。

“这些困难您都是怎么解决的呢?”面对我的提问,张东起嘿嘿地憨笑起来,“现在想想,这都不是困难,能过去的困难都不叫困难。”

“基苏木公路项目是公司在肯尼亚继伊玛里公路、内罗毕锡卡公路后,承建的又一项公路工程,不仅代表业主对公司合同履约能力的认可和信任,也意味着更大的责任和压力,在团结协作的领导班子管理下,在以项目为家的全体员工共同努力下,这个项目在盈利、履约、安全、质量方面都很成功。”张东起在说这些的时候很轻松、淡定的神情中也透着些许自豪感。

好环境叫我们去干嘛

一个有原则又有规划的人,很难想像他居然还是一个干工作非常有激情的人,被项目上的同事称为“急先锋”的张东起,不仅自己工作富有激情,还能带动身边的人,一起朝着工程节点目标奔。

利比亚房建项目位于利比亚奥巴里市,这里也被叫做“瓦迪海牙梯”(生命之谷),这是周围沙漠中少有的绿洲之一,“汽车行驶在通往奥巴里的路上,路两旁是青秀挺拔的椰枣树和郁郁葱葱的牧草地。左右望去,目光毫不费力便穿透了绿色:右边的绿色之外,黄橙橙一片,似天空的黄云,在目光极尽处消失。”张东起的日记里写道。

2007年,张东起到利比亚房建项目,那时候的他30多岁,正是充满自信和力量的年纪。他说自己在来到利比亚之前,从未见过橄榄树,也从未感受过祖国的力量是如此强大。

利比亚的天气和湿热的卡塔尔不一样,那是“火炉”般的燥热。当时还是一年半休一次假,张东起一来到项目,就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测量。项目总共有15个地块,分布在150公里范围内,当时还没有GPS定位,他和他的测量队友们,就在沙漠中仅有的绿洲里,扛着全站仪,徒步丈量每一个坐标。

“利比亚的工作环境比较辛苦吧?”当我想让张东起描述一下当时的工作环境时,他这样说,“说苦倒是没觉得,当时就觉得很正常,好的环境叫我们去干嘛,大家都比较坦然地接受了环境和条件。”

进行完测量工作之后,2009年初期,第一个地块开始施工。在地块开工之前,为了解决石料问题,张东起和项目员工颇费了一番功夫。

石料场的选址工作很难,到处都是沙漠,开车到一个地方需要徒步去察看哪里适合做石料场,选好石料场之后,还需要修一条大概三公里左右的路,从主干道通往石料场,当时项目的设备还没到场,靠着租来的一台推土机小设备,张东起带着施工员们,硬是将路修好了。

张东起作为工区主任,他的工作激情感染了和他一同工作的同事、工人,在他的带领下,施工现场紧张而又井然有序。本来工作可以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一场突如其来的战火将一切都打乱了。

2011年,利比亚内战爆发,项目紧急撤离。

撤离之前,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艰巨的任务需要完成。负责工区的张东起首先需要将自己工区内的设备、人员都安排好。“当时每个人都疲惫不堪,却还是认真负责地完成最后的工作。我到施工地块后,嘱咐司机一定要小心驾驶,这个时候万不能出安全差错。嘱咐之后,我还是不放心,便在副驾驶控制着车速前进,一天的时间,将4个地块及奥巴里修理厂的所有设备整齐归拢到门窗厂的大院。”张东起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最后撤退的时候,张东起记得很清楚,“军机把我们运送到苏丹下飞机时,中石油公司员工为我们发了一根黄瓜,两个面包、一瓶水,并分发到我们每个人的手里。还说,如果一份不够的话,可以拿两份。当时我深刻地感受到了海外中国人心系一家,情系一家。”

就这样,张东起结束了利比亚之行,但是他写道,“希望自己能够带着心中的橄榄树种子走遍天涯,在所有去过的地方演绎橄榄树下的童话。”

又是一个不能亲临的深秋

张东起去的第一个国外项目——坦桑尼亚117公路,他在项目担任施工队长,住在集装箱里,说着斯瓦西里语,忍受着疟疾的煎熬。

117公路是当时公司也是集团在非洲承接的最大的一个公路工程,一共有两个土方队,最远时大家相隔20多公里,中午就在工地吃饭。

张东起说,“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梦想就会实现。有些事的确可以选择,却又别无选择,孤单、漂泊、聚首、离散,轻轻来,渐渐去。”这是他多年的漂泊之感,深埋在心底的是对家庭和亲人的愧疚,这也是不再少数的公司大多数员工共有的硬伤。

平常在项目上有空的时候,他很喜欢打乒乓球、篮球,一个人的时候也写写日记,雕刻一些小玩意。用文字在回忆中寻找家的慰藉,将自己的柔情深藏在对自然环境的观察热爱中。

测量专业出身的张东起一参加工作就在国内“征战”了十多年,深圳、珠海、河北、山西都留下过他的工作印记。“我在每一个项目中间基本上都是没有休息间隙的,”对于每个项目的停留时间,他都记得很清楚。

雨后,洁白的花瓣吸足了水,似乎一触即破,绿色的叶经过洗涤后,更绿了,绿得发亮,绿得刺眼。每当这个时候,张东起应该都会望着窗外发呆吧,他爱槐花盛开,也爱金色深秋,可在赤道国家,这些都是奢侈品。

“又是一个不能亲临的深秋”,有一丝沮丧无奈,但作为水二代的张东起仍然选择坚守。想家的时候,他在日记里写道,“天空飘过的云就是我在遥远的地方寄给亲人的明信片。”


 工作风格和生活性格判若两人的张东起,让人觉得不陌生,很亲切。他像公司长驻海外的员工们一样,有着一个个精彩的故事,和独特的个人魅力,无论周遭环境如何,他们从未停止过积极向上地工作和生活。正如《初心不变》中写道,“在坦桑尼亚的那段时光,关于我们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它们就像储存多年的美酒,在时间的沉淀下散发出香醇的气息,尽管有过伤痛,也历经过磨难,但我们用坚持换来了最终的欢笑。”



张东起重回坦桑尼亚117公路


张东起与坦桑尼亚当地小朋友在一起


张东起在卡塔尔GTC606管线项目施工现场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