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电:“一带一路”实践成绩斐然
时间:2017-05-19 字体:[ ]

经过多年发展,中国已成水电强国,水电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电企业在海外“大展拳脚”的同时,也带动了包括发电、输变电、装备制造等在内的产业链“走出去”。凭借强大的集成整合能力,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了多座“三峡工程”:几内亚凯乐塔水电站、尼泊尔上马蒂水电站、马来西亚沫若水电站和苏丹麦洛维水电站等。

多尔辛克雷水电站——总装机容量150万千瓦,是厄瓜多尔目前最大的水电站,年发电量88亿千瓦时,建成后将满足厄瓜多尔全国1/3人口的电力需求,整个项目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85%的买方信贷,合同额23亿美元,是中国对外承揽已建在建的最大水电工程。

三峡工程傲立海外

“半个三峡在海外,从2009年起步到2016年,中国三峡集团海外水电装机1300万千瓦,占集团总装机的15%。”中国三峡集团相关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

记者了解到,中国三峡集团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在“一带一路”沿线的老挝、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巴基斯坦、尼泊尔、哈萨克斯坦、马其顿、塞尔维亚、肯尼亚等近20个国家设有驻外机构或项目部,成功建设多个在双边经贸关系中具有重要地位的大型水利水电项目,拥有在建投资和国际工程承包项目20余个,业务类型涵盖发电、输变电线路、供水、灌溉、高速公路等多个领域。

截至2016年末,三峡国际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已在全球20余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了投资建设与并购业务,实现海外装机已超过1400万千瓦,2016年全年实现发电量超过250亿千瓦时,资产总额近1000亿元。

中企的海外水电建设项目不仅数量惊人,质量也经得起检验。

中国电建承建的伊朗塔里干水利枢纽工程、埃塞俄比亚泰克泽水电站、苏丹麦洛维水电站、柬埔寨甘再水电站等工程先后获得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境外工程)。日前,中国电建承建的斯伦河二期工程荣获柬埔寨王国最高工程质量奖,这个荣誉相当于柬埔寨的“鲁班奖”,是柬埔寨王国工程建设领域的最高荣誉。

“‘一带一路’建设以发展中国家最需要的基础设施建设为抓手,‘一带一路’沿线不发达国家面临基础建设、生态保护和当地发展等困境,而中国可以帮助解决这些问题,使发展中国家突破发展瓶颈。”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对本报记者说,“中国发起建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因此受到广泛欢迎。”

苏丹麦洛维水电站——苏丹麦洛维大坝是世界上最长的大坝,以发电和灌溉为目的,电站装机1250兆瓦。水库建成后蓄水125亿立方米,并通过麦洛维电站使下游400 公里范围内形成自流灌溉,解决尼罗河两岸400万人的生产和生活用水问题。我国的三峡大坝全长2309米,而麦洛维大坝坝身长达9700米,长度为世界第一。

以中国电建承建的厄瓜多尔辛克雷水电站为例,这是用中国技术、中国资金在拉美建成投产的最大规模水电站,曾经受过7.8级强震考验。震后第二天,辛克雷水电站即恢复发电并增加发电量。该工程被当地人民形容为厄瓜多尔的“擎天柱”。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3月底,中国电建集团在“一带一路”沿线承担在建工程项目共计329个,合同总额约230亿美元。在建项目数量主要集中在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和孟加拉国。

中国电建自1996年进入马来西亚市场,即开始深耕细作,先后承建了沙捞越州的克拉隆水坝工程和有东南亚“三峡”之称的巴贡水电站。在柬埔寨,中国电建投资的甘再水电站已投产运行;在老挝,中国电建投资的南俄5水电站项目已投产,老挝南欧江流域梯级水电站正在开发建设;在缅甸,中国电建已成功锁定丹伦江纳沃葩、楠马河满通水电项目的开发权。

此外,中国电建还成功收购哈萨克斯坦水利设计院,为俄语区的市场开发和项目运作提供较好支撑;收购澳大利亚设计咨询公司的各项工作也在积极推进,此项收购业务将为中国电建在英联邦市场和英语区国家的市场开拓提供支持。

投资模式因地制宜 持续创新融资渠道

纵观中国水电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建设,每个项目的特点不一,投资建设模式也不同。

“三峡国际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巴西的水电投资方式就呈现4种模式。第一单是2011年通过和葡电巴西购买股权;第二单是和当地私人企业购买电站;第三单是2013年通过拍得巴西政府手中经营权获得水电站;第四单是从跨国公司手中购买电站。”上述三峡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老挝南欧江流域梯级电站——中资公司在老挝唯一全流域整体规划和投资开发的项目。首台机组于2015年12月21日并网发电。项目按“一库七级”分两期开发,总装机容量达127.2万千瓦,总投资约28亿美元。电站建成后将缓解当地缺电现状,为当地基础设施改善、产业发展等提供稳定可靠的电力支撑。

海外水电投资模式因地制宜,融资资金渠道也不断创新。

4月21日,中国电建完成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工作,成功募集120亿元资金。这次募集是该公司继2011年IPO后首次通过资本市场进行的大规模再融资。所募集资金拟用于“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工程,如老挝南欧江二期(一、三、四、七级)水电站项目、巴基斯坦卡西姆港燃煤应急电站等国内外能源电力和基础设施项目。

我国首个境外工程“鲁班奖”项目——伊朗塔里干水利枢纽工程,则是我国首个卖方信贷工程,利用进出口银行向业主提供85%融资,实现商业模式上的巨大创新。

水电“一带一路”海外投资项目中,不得不提中国三峡集团采用BOOT方式投资建设的老挝南立1-2水电站和巴基斯坦卡洛特水电项目。老挝南立1-2水电站是中国三峡集团在海外以BOOT方式投资建设的第一个水电项目,也是中国企业在老挝投资承建的首个水电站。项目总投资1.49亿美元。自2010年南立1-2水电站投入使用以来,老挝缺电、电价过高等情况得到很大改善。老挝中部电网装机容量的近1/3都来自南立1-2水电站,该水电站还在不断刷新发电收益纪录。

另一个典型,是巴基斯坦卡洛特水电项目。该项目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以来的首个大型水电投资项目、中巴经济走廊首个水电项目、丝路基金首单项目,同时也是中国三峡集团首个大型海外绿地水电投资项目。

卡洛特项目贷款银团由多家机构组成(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丝路基金和世界银行旗下国际金融公司),这种融资方式被称为“有限追索的项目融资”,是国际上通行的融资模式。经过三年半的艰苦谈判,今年2月22日,巴基斯坦私营电力与基础设施委员会代表巴基斯坦政府向卡洛特电力有限责任公司颁发融资关闭确认函,标志卡洛特项目正式实现融资关闭。

埃塞俄比亚泰可泽电站——集水利、发电、灌溉为一体,总装机容量30万千瓦,坝高188米,装机容量占该国总装机容量的1/3,有埃塞“三峡”的美誉,是世界上最高的混凝土双曲拱坝。

卡洛特项目的融资、设计、建造、标准、技术、管理及将来的运营,全部是“中国力量”,更是中国水电全产业链在海外的一次全方位展示。

纵观“一带一路”辐射国家的投资机会,能够提供股东担保的项目屈指可数,如果中国的金融机构不提供更多的创新服务,很难满足中国企业国际化的迫切需求。卡洛特项目融资有多家中国金融机构参与,为未来更多的项目融资方式积累了经验。

“经历从对外劳务合作、单项工程承包到EPC+F总承包的发展路径,中水电对外公司形成了以国际商务运作、整合项目资源、全链条的项目管理能力为重点的核心竞争力,拥有资本与技术相结合的国际化经营团队。”中国三峡集团所属中水电对外公司副总经理王小兵对记者说。

服务当地民众 共享合作发展成果

水电是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友谊的重要传递者。“一带一路”水电项目的建设,助力当地经济发展的同时,提高了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受到项目所在国居民的普遍欢迎。

被誉为“纸币上水电站”的几内亚凯乐塔水电站,于2015年投产发电,已成为中几乃至中非合作的典范工程。建成后的凯乐塔使几内亚国家的电力总装机容量翻番,促使几内亚进入能源自给自足的时代。

柬埔寨甘再大坝水库——甘再水电站项目是中国电建第一个以BOT(建设-运营-移交)方式进行投资开发的境外水电投资项目,也是中国当时最大的一个BOT境外水电投资项目,以及柬埔寨目前最大的引进外资项目。

在建好工程的同时,中国三峡集团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在凯乐塔项目投入近700万美元专项资金,用于当地的环保和医疗事业,包括进行移民村落的市场改造,帮助当地村民进行生活垃圾的无害化处理,设立营区医院等。中国企业的行为赢得了当地百姓的赞扬与钦佩,2015年5月几内亚水电站的效果图被几内亚央行选中,作为该国新发行面值2万几内亚法郎货币的背面图案。

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建设为项目所在国政府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目前,三峡国际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属地化员工比例已超过70%;中国电建目前在非洲工作的中方管理人员和劳务人员总数约1.2万余人,雇佣项目所在国及第三国劳务6万余人;中水电对外公司建设的伊辛巴水电站及相关输变电线路工程提供近2000个工作岗位……

此外,“一带一路”沿线备受电力短缺困扰的国家,很多都受益于中国水电“走出去”。柬埔寨甘再水电站的建设,改写了柬埔寨拉闸限电的历史;高摩赞大坝工程缓解了巴基斯坦的用电危机,让当地2.5万户居民用上放心电,而且每年还为巴基斯坦减少洪灾损失约260万美元;厄瓜多尔历史上外资投入金额最大、规模最大的水电站项目——辛克雷水电站满足该国1/3人口的用电需求;埃塞俄比亚泰克泽水电站发电量相当于埃塞俄比亚全国总发电量的40%,建成后有效地缓解当地8000万居民的用电紧缺。

马来西亚巴贡水电站——迄今最大的水电项目,被誉为“东南亚的三峡工程”。电站装有8组发电机组,装机总容量240万千瓦,年发电量约170亿千瓦时。电站主体土建工程由中国水电集团和马来西亚当地公司组成的马中水电联营体承建。

苏丹麦洛维大坝项目,除了灌溉尼罗河两岸方圆400平方公里的土地,还惠及400万苏丹人民;赞比亚卡里巴北岸水电站扩机项目投产后,不仅将供应赞比亚的千家万户用电,还把电能输送到周边的南非、纳米比亚、津巴布韦等国家……

践行生态理念 推动可持续发展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中国水电企业海外项目建设始终践行尊重自然、保护自然理念,在水电项目建设中,始终秉持了国内水电可持续开发的科学理念。

尼泊尔上马相迪电站——上马相迪A水电站是中资企业在尼泊尔投资的第一个电站项目,由中国电建海投公司采用BOOT模式投资开发,总投资额约1.659亿美元,特许期35年(含建设期)。尼泊尔首都加德满要划分区域每天轮流停电,2015年尼泊尔地震后更是大部分区域断电。尼泊尔全国总装机容量为824兆瓦,其中水电发电总容量占尼泊尔发电量的93.56%,电力缺口达800兆瓦。上马相迪A水电站占尼泊尔总装机容量的5.72%,它的投产对缓解尼泊尔电力紧张的现状发挥重要作用。

“中国三峡集团在巴基斯坦建设的卡洛特水电项目所处地理位置与自身注资形式相对特殊,项目位于巴控克什米尔和旁遮普省的界河,其环保工作受巴控克什米尔和旁遮普省两方分别监管。”中国三峡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中国三峡集团所属卡洛特电力有限责任公司量身打造环保专项投资,投资总额初步估算约为1.5亿元。这座中国三峡集团在巴基斯坦打造的生态工程,不仅在各专项系统设置上全方位覆盖施工领域,更在环保方法和措施上力求完美。其中,仅“水环境保护工程”中的“生产废(污)水”一项,就采用了多项世界一流的环保设备和措施。”

在建的南欧江流域项目同样情系碧水蓝天。

“南欧江项目从工程规划之初,设计者就从环保角度出发,经反复研究论证,确定‘一库七级’方案。设计时,尽可能减少使用耕地、土地淹没和移民搬迁。”中国电建海投公司副总经理蔡斌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个方案不但土石方开发量小,将工程施工带来环境影响降到最低,而且“七级联动”的运营调节方式,对流域的生态系统平衡做了最大的保护。”

中国电建耿兴强对本报记者表示,在建设南欧江五级电站时,为解决骨料扬尘和噪音问题,昂邓料场被选在距离电站施工现场30公里外的山上,为此付出了很大的运输成本。

伊朗塔里干水电站——获得2009国际工程鲁班奖,这也是我国首个获得鲁班奖的境外工程。伊朗塔里干水利枢纽工程是一个以灌溉、城市供水和防洪为主,兼有发电功能的水利枢纽工程。该工程主要分为大坝和发电工程两大部分,该工程的竣工大力促进了伊朗北部德黑兰和加兹温等地的农业用水、发电、防洪和养殖等诸多领域的发展。

为保证巴西格利保吉水电站的正常运行和区域生态环境稳定,中国三峡集团巴西公司特意制定“开展森林再造”计划,以符合巴西森林法要求,优化生态环境。马来西亚沐若水电站在大坝上布置生态流量闸孔,确保大坝下游河道一定流量,同时又利用生态流量闸孔布置了生态小电站,为当地居民提供廉价电力,实现了工程、环境与当地社会福利的完善结合……

在海外水电建设环保工作的标准上,处处体现着中国企业的共享、互惠,以及不断促进水电行业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而一个个水电“明珠”,是中国带给“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一份份闪亮的礼物。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