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作画的人
记水电四局白鹤滩水电站缆机操作女司机的一天
来源:水电四局 作者:李东京 时间:2017-12-08 字体:[ ]

在《活着》的自序中,余华写道:写作过程中让我明白,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活着。读到此处,我已不会像幼年时故作了然,每每遇到不懂的话,也要停下来,仔细琢磨一番。

活着本身是什么呢?水电人又是为什么而活着呢?

为了得到启发,2017年11月25日,我决定跟随一位缆机操作女司机,记录她在工地的一天。

不说话,不打扰。把眼睛幻化成摄像机去记录小人物的人文史诗,把本子上渐渐多起的文字,作为片子中的旁白,力图还原这位水电人的真实工作状态。

24日6时20分,天色还灰蒙蒙的,王小平离开温暖的被窝,快速洗漱后,到食堂吃了一顿热气腾腾的早餐。6时50分,她已经在办公楼下等车了,将从营地离开前往高程834米平台的缆机司机室。

在此处等车的人很多,都是缆机大队的员工,一些人在仓号里做操作指挥员,一些人在低线供料平台做报话员,30多人说说笑笑,悄然消散着清晨的孤寂。路灯照出暖暖的黄色,他们的影子不时摇晃着,和道路两旁树木的影子交叉重叠着。人们的侧脸映着暖色调的灯光,生出些安适恬淡的意境。

6时55分,人们陆续上了车。尽管是暖色调的灯光,但是空气中的冷意,还是让人忍不住搓起手来。7点整,轿子车发动。王小平的座位靠着窗,她不时望向窗外,尽管入眼仍是一片灰蒙。车上没有了等车时的热闹,有人趁着间隙打起了盹,车内变得安静。

7时5分,车子开出交通洞驶入高程834米平台。天色仍然未亮。顶着微凉的风,人们陆续从车上走下来。车子再次启动去送在其它地点工作的人们。

7时10分至15分,是每日必修的班前会、班前操和危险告知会。7时16分,大家进入各自的工作岗位。王小平走入7号缆机司机室,与夜班的同事交接班。

7点18分,王小平坐到操作椅,配合其他班组进行设备架空检查、调试、保养等工作。这是极其重要和关键的环节,缆机作为大型起重设备,经过一个夜班的工作时长,需要做精细的检查和保养工作,才能为白班的运输工作提供坚实的保障。

缆机大队运行中队共93人,主要负责混凝土运输和材料吊运等工作。24个女工被称作运行中队的“娘子军”,其中23人是缆机操作司机,王小平是他们中的一个。

作为缆机操作司机,需要高度集中的注意力和较强的精神力。目前。施工局缆机操作工分白班和夜班,操作地点在高程834米平台的七台独立的司机室,每个司机室分一层和二层。一层为换班休息室,二层为缆机操作室。七台缆机由固定的小组和人员负责操作,每台缆机单班操作人员为2人,每2小时交接班1次。

8点钟,缆机准备工作完成,在低线供料平台位置即将开始白班作业。王小平将上午前两个小时的工作交接给同事,她的工作是在10点至12点期间进行缆机操作。

王小平今年45岁,根据制度规定,今年就可以退休了。自1992年从中国水电四局技师学院毕业,先后到李家峡、尼那水电站、小湾水电站、向家坝水电站、白鹤滩水电站工作,岗位由挖机操作手、门机操作手到缆机操作司机。

10点钟,王小平交接工作。

10点02分,王小平操作的七号缆机的砼罐在低线供料平台由自卸车授料,混凝土入罐后,王小平操作缆机将砼罐先水平后垂直运输至浇筑仓号。

司机室中,电子监控可见范围仅在低线供料平台,砼罐授料离开低线供料平台后,不再有实时监控画面。在后续运输中,操作司机可根据工况系统观察砼罐位置,找到对应仓号,并终止水平运输,准备垂直运输。在此过程中,尤其是进入仓号下料环节,因操作司机看不到仓号内部情况,指挥操作员要通过精准报话,使得操作司机能精准操作,避开塔机、平仓机,振捣臂等大型设备,及时高效找到合适位置完成下料,这是对缆机操作司机和仓号操作指挥员默契配合的极大考验。

10点08分,24日白班的第11罐料,也是王小平交接班后的第1罐混凝土完成仓号下料。具有多年操作经验的王小平,工作时从容淡定,精准调整操作杆控制砼罐仓号下料位置,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10时25分,缆机操作指挥员正在指挥第13罐料进入仓号。

“落、落、落,大钩两档落,落、落……”

“小车往主塔方向走……小车到位”

“大钩一档落……大钩到位”

此时,浇筑仓号内,工人用绳子挂上砼罐的开关阀,用力拉绳子,砼罐开关阀被打开,混凝土因重力作用开始卸料。

10点28分,7号砼罐返回低线栈桥落罐。自卸车已指定位置就位,30秒内,再次完成9方混凝土的授料。10.30分,七号砼罐迅速起罐向仓号运输。

通过工况系统,王小平主要观察牵引位置、起升高度、主塔位置3个参数,通过控制小车、砼罐移动完成下料作业。

在七号缆机司机室的工况系统电子屏幕上,显示牵引位置825.9米,起升高度287.4米,主塔位置167米,在此位置,王小平完成白班第16罐料的精准下料。

24日正在浇筑的仓号为左岸大坝17号坝段第15仓,共有五台缆机共同浇筑此仓号。在准备过程中,尤其要做好授料位置、授料顺序、下料顺序的协调准备工作,以发挥缆机最大的整体效能高效辅助仓号浇筑。

自卸车从一号、二号拌和楼授料后,整齐停放到固定位置,等待为砼罐授料。11点22分,自卸车将白班的第19罐9方混凝土卸入七号砼罐。30秒内,七号缆机起罐,开始水平运输。“落、落,一档落,再落,好”,在操作指挥员的帮助下,砼罐到达合适位置,完成仓号卸料。

七号缆机每运输完一罐,王小平都会在本子上记上一笔,一天下来,本子上积攒了好多个“正”字。

11时59分,砼罐再次返回供料平台,利用间隙,王小平和同事交接班。

到了休息时间,王小平从柜子里拿出碗筷,简单冲洗了下,和其它同事一同走出司机室,等着食堂的饭车到来。

那天中午的菜是土豆鸡块、西红柿炒鸡蛋、芹菜炒木耳,大家一块吃着饭、聊着天,场面很热闹。

吃过饭后,王小平回到司机室,趴在一楼的桌子上小憩,二楼的报话机还在继续工作,里面时不时地传出声音。

13点50分,王小平和同事交接班,再次坐到操作椅。

因缆机操作灵活方便、承载重量大,除混凝土运输外,缆机也承担着一些人力难以企及的设备吊运、材料运送等工作。13时52分,七号缆机摘掉砼罐,开始吊装零活。

14时23分,七号缆机返回低线供料平台,重新挂戴砼罐,恢复混凝土运输工作。

因砼罐自身重量大,易在起罐和落罐的过程中与栈桥发生碰撞摩擦而损坏砼罐。由此,在砼罐的内侧加装四只防撞轮胎进行防碰撞处理,以保护砼罐及栈桥。

14时40分,白班第38罐完成仓号卸料;49分,第39罐完成卸料;57分,第40罐完成卸料。此时,17号坝段第15仓已经浇筑至第五层。

坝段浇筑以仓为计算单位,1仓为3米,这意味着每浇筑完成1仓,该坝段就会上升3米。每仓分6层浇筑,每层厚度为50公分,在第1层和第4层浇筑后,仓面敷设冷却水管,控制混凝土内部温度,防止混凝土温度过高而产生裂缝。

15时12分,白班第42罐逐渐进入17号坝段,三台振捣设备,四台平仓机同时作业,仓号采用条带法浇筑,提升设备浇筑空间,设备运行互不干扰又可互为补充,保障浇筑效率; 58分,王小平和同事交接班。这一天中,由王小平操作缆机累计运输混凝土21罐。

17时40分,王小平乘上返回营地的轿子车,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一天结束了,我没有忘记自己是来寻找答案的。

活着,短短两个字给予了人生最简短的总结,也赋予了世人最大的勇气。

余华说,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不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王小平的一天,是平常的一天,却又是不平凡的一天。正是无数个如王小平这样的人,汇聚起千军万马的力量,让大坝成长与鲜活。而在我看来,水电人的活着,是跨越滔滔江水,是翻越皑皑雪山,是穿越茫茫草地,是突破层层困境,忍受着孤寂与冷清,却以高昂的热情践行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责任中有家庭,有梦想,有担当,有信仰,它们蕴含于高耸的群山之间,蕴含于荒山原野之间,蕴含于亲手重新描摹的山河大地,拦江筑坝之中,蕴含于半个多世纪的水电辉煌事业之中,这就是水电人的情怀,也是我对水电人对“活着”的解读。

有人说:“有些人25岁就死了,但是要75岁才被埋葬。”“活着”是一种艺术,带着一颗鲜活的心活着,带着独立思考的大脑活着,在我看来,远比“活下去”重要得多。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