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一线员工】“一斤哥”的色彩
来源:水电八局 作者:杨维婷 时间:2017-12-07 字体:[ ]

第一天到弥勒项目,中午给工地送饭的时候听见新员工小唐在拾掇饭盒,给“一斤哥”多带点米饭,给“一斤哥”把大水杯带上。一斤哥,我理所当然的把这个一斤想象成了酒量,于是一个挺着肚子的中年施工员形象出现在我了我的脑海里面。   

晚上吃饭的时候,前方施工的人全部回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招呼我,我转身看见一块“黑炭”半天没有认出是谁,倒是旁边的儿子突然叫出来了“中间有个正字的叔叔”。我定睛一看可不是嘛,尹正锐。13年我接回来的学生,当时刚上小学的儿子因为只认识他名字中间的“正”字,给他取名中间有个正字的叔叔。如今儿子已经上5年级了,尹正锐嘛,变黑了!从最初白净、青涩的书生形象,到现在黝黑的皮肤、老道的交流,四年施工生涯,见证着他一步步走向成熟。我正想聊几句,正在收拾筷子的小唐突然说:“一斤哥,给你留了火腿月饼当宵夜吃”原来他就是“一斤哥”,他酒量如此之好?

黑白的竣工资料小达人   

昆明一别,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托巴项目部,整理铺满一个写字台桌面的竣工资料。资料盒上贴很多白色和黑色的粗细不同的纸条,打开盒子里面也有很多,他笑着解释说这是我的独家记忆,夹白色的是过关的,黑色的就是还没有过关的,不过这个纸条的粗细还是有讲究的,越粗的就是越关键的,往往也是难度越大的。都是我自己一条条弄的,是我自己的密码,一般人一时间是看不懂的,而对于我整理资料很便捷。   

整理竣工资料是一项繁琐的工作,别人都不愿意做,他主动申请去,整理完一个标段,又接下了另一个标段的资料。聊天的时候我们谈到这个话题,他说大学4年学的机械自动化,梦想毕业之后能在满是大型施工机械的工地大战拳脚,可正儿八经到了施工现场,他彻底傻眼了。各种理论知识没少记,可到施工现场却发现压根儿不是那么一回事,所有的技术要点都是一知半解。每天不是去打听混凝土流动性状态,就是咨询问钢筋笼加工工艺是什么,随身携带的小本上记录了很多需要晚上回家消化的知识。三番五次下来,初来项目的新鲜劲退了大半,热辣辣的太阳照在身上,让他一时有些晕眩,感觉自己完全不能胜任质检员的工作。他有些无助的像他的师傅求助,他师傅就建议他去整理已经完成的一个小标段工程的竣工资料。于是之后的三个月他白天在工地收方,计量,验收;晚上在办公室复印、装订、归档。他觉得这个工作就像是理论与实际的结合,是人生的一个挑战,同时也能在前辈留下的资料里吸取到知识。经过这段时间之后他感觉自己在工序进场后能够将所有问题处理的游刃有余。在处理和协调问题时,学会了从多方面去考虑问题,尽快的去找到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法。工作渐入佳境,在通过了业主的验收之后,他又开始了另一个标段竣工资料的整理。

红黄蓝的助攻手   

对于托巴项目部把尹正锐作为辩论选手参加我们的首届辩论赛我是比较诧异的,因为印象中的他并不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   

或者他真不合适当一个辩手,但是他肯定是优秀的辩手助攻手。因为在辩论集中学习的两天时间里,他随身都是各种“小抄”。我好奇的拿来看,他解释到:“红色的是我们想到的问题,黄色的是我想到的人家可能提的问题,蓝色的是人家可能就我的问题提出的反驳的东西,我反应一般,口才一般就帮队友多准备点资料,少说多做”。当年他所在的队,获得什么名次我已经忘记了,但是他我印象深刻,他是队伍里面比较保守的二辩,陈词的时候总是清清嗓子,有点小急促,有点小紧张,与其他几个辩友拿小手卡不一样,他是背下来他的发言的。听他发言会感觉有点担心,但是他总能有惊无险的完成陈词。自由答辩的时候他比较少发言,却总是感觉他很忙,忙着给队友传红、黄、蓝三色纸条。

七彩的逐梦青年   

尹正锐刚毕业分配到梁忠高速公路,看着设计图上的大桥,他想要亲自架起这座大桥,为了那个远在异地心爱的她。然而遗憾的是没有等到他修好桥就因为工作需要调去了托巴公路,在托巴的近四年时间里他参与架设了两座桥,觉得不够霸气,没有借桥对心中的那个她表达出来自己爱的呼唤。   

 “环湖路跑道只有蓝色啊,我以为是七彩的呢”看着他从手机上传到电脑里的施工图片,我不禁感叹到。他笑笑说“这里的土壤是红色的,太平湖是绿色的,云是白色的,沥青路面是黑色的,挖掘机是黄色的,工作服是橙色的,可不也是七彩的么?”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了一下。“要是我把女朋友带到环湖公路彩色跑道上背靠太平湖,挖掘机摆一排黄色,让兄弟姐妹们站一排橙色,还有我这个被大自然赋予的黑脸,算不算也是踏着七彩祥云而至呢?”。小伙子是在琢磨那没有成功的爱的呼唤了吧。   

这时我突然想起他一斤哥的外号,就问他酒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他淡定的说一直都这么好,只是我不知道。这时他徒弟小唐在一边挤眼睛,貌似在告诉我还有背后的故事。等他走了,小唐小声的告诉我,原来在一次青年交流会上,他说自己每月读一斤书,大家都想是他说错了一个字,应该是一本书,不过也没有人说破。没有想到有个新员工提出质疑了,他解释说他读书是按斤算的,一本32开的书800页就是一斤。说的还挺认真。不知道后面有没有人真的去称过,但他“一斤哥”的外号却就此叫开了。

“小李,戴好安全帽,跟我一起去看看工地跑道铺设进展情况。”听到小尹师傅的声音,小李一溜烟地跑下楼,二话不说抱着图纸拿着工具包跟在身后。俨然已经习惯了师傅的节奏。两条橙色的身影,从营地边的小路迅速消失。   

走小路修大路,是建设者最普通的生活,挖掘机的每一次舒展、混凝土的每一车注入、沥青路面的每一延米,往往是他们眼中最美的风景。也有着他们最细腻、动人的情感。所以“一斤哥”才会用不同的色彩来工作和生活。愿黑黑的“一斤哥”能早日实现他七彩的爱的呼唤。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